<sub id="tt5vb"><listing id="tt5vb"><menuitem id="tt5vb"></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tt5vb"></address>

                  <address id="tt5vb"></address>
                      今天是
                      天氣預報:
                      生長在商海中的橄欖樹(上)——記泰國僑賢歐宗清先生
                      【發布日期:2020-11-17】 【來源:本站】 【閱讀:次】

                      □張晨熹



                      他構筑了一個又一個商界傳奇;他是泰國的“人造花大王”,又是“建筑業大亨”,他還是一個對祖國,對故鄉有著無限眷戀的游子。




                      歐宗清先生全家福



                      故事要從那個動蕩不安的年代說起,他的父輩毅然漂洋過海,來到這片叫做泰王國的土地上,種下了生命和夢想,并自此開始世世代代流轉。他是一棵生長在大洋彼岸的橄欖樹,枝干里流著炎黃子孫的熱血,他——歐宗清,白手起家,打造了一個擁有數十億資產的“歐蘭集團”。自二十世紀七十年代起,他構筑了一個又一個商界傳奇;他是泰國的“人造花大王”,又是“建筑業大亨”,他還是一個對祖國、對故鄉有著無限眷戀的游子。這一切是命運冥冥中的安排,還是這個商業巨子一生執著堅韌的甜果?翻開歐宗清的一生,萬丈光芒的另一面,是百味雜陳的人生路。


                      平凡中苦修佛性禪心


                      “我是一個鄉下的孩子,出生在泰國紅統府雅約縣繆湄南河畔的一個小村莊。七十三年前,那里沒有公路,也沒有電燈。我記得在童年的時候,母親用火柴生爐子。用沙鍋煮飯,在野外采空心菜,下溪河捉魚、蝦和蟹來調菜食。我爹娘一家就在這個小村落里過著鄉下人的艱辛日子。”這是歐宗清在第一屆世界海南鄉團聯誼會商品展銷會上發出的肺腑之言。

                      歐宗清出生在平凡人家,早年父親為謀生計背井離鄉,在這個完全陌生的國度,幾經浮沉,終于熬出了頭,經營一家鋸木廠,日子雖然不再忍饑挨餓,可是依然清貧艱辛。小小的歐宗清在父母的疼愛中、在貧寒又溫情的呵護下一天天長大。親人們的辛勞深深刻在了小宗清的腦海里,像所有窮苦人家的孩子一樣,他懂事勤勉,堅強又隱忍。父親十分重視對小宗清的教育,常帶他到鋸木廠學習,言傳身教地教給他許多為人處事的道理。宗清年紀雖小,卻心清如水,十分聰慧,學得飛快。

                      長到7歲,宗清到了該上學的時候了。對于一個鄉下孩子來說,走進城里的教室是多么奢侈的夢吶。可是小宗清對知識的渴求一天比一天強烈,終于逼著他忍不住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父親。他請求父親允許他到寺院里去,在那里學做事情,同時還有機會讀書。那時候的泰國,許多平民百姓上不起公辦學校,于是把孩子送進廟里,剃度當沙尼,通過誦經念佛來學習文化。

                      父親看著兒子充滿希望的眼睛,認真答應了他的請求,把年僅7歲的歐宗清送進了離家不遠的廊寮寺。小宗清離開父母,在寺里開始了獨立生活。

                      寺廟里的日子,儉樸又平靜。面對嚴苛的寺規,天性貪玩的孩子們往往耐不住寂寞和寡淡,沒多久就鬧著要回家了。可是歐宗清卻在寺里一住就是三年。三年里,歐宗清總是天明即起,跟著師兄們化緣做工,一天只吃兩頓飯,正在長身體的他總是饑餓難耐,但他沒有一句埋怨,沒有一絲動搖。寺里沒有專門給孩子們讀書的教材,他們需要通過誦讀經書學習。高深的佛經對于孩子來說,難免乏味,但每到誦經時刻,歐宗清便聚精會神,正襟危坐,仿佛要把師父們傳授的每一句經文用力嚼爛。枯燥的生活沒有嚇跑歐宗清,相反,這個孩子似乎能夠從中挖掘不一般的樂趣,津津有味地享受每一個細節。除了誦經汲取知識,歐宗清還常常流連于街頭巷尾的書攤,要是遇到好脾氣的攤主,他就有機會站在馬路邊心滿意足地看書,這個時候,他是多么想要有一本自己的書啊。

                      在廊寮寺讀到小學三年級,歐宗清又相繼到其他寺院學習,并在曼谷的越叻伯匹寺出家,正式走上了潛心修行的道路。少年歐宗清沐浴在佛理中成長,慈悲博愛、審慎嚴謹的佛家思想給了他淡泊寬廣的胸襟,他自小便養成了沉穩專注的性情和善良仁義的情懷,這種源自童年的積淀影響了他的一生。


                      突如其來的愛情


                      1938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炮火蔓延至泰國。在戰火紛飛的日子里,歐宗清繼續著暮鼓晨鐘的修行生活,直到14歲那年,戰爭使學校無法正常運作,歐宗清才不得不離開寺廟,被生生推進了社會的洪流。為躲避轟炸,他回到了鄉下老家。

                      17歲那年,朋友介紹他到裁縫店工作,歐宗清開始為父親分擔養家糊口的重擔。他工作的“瓊珍泰”裁縫店,在曼谷小有名氣,不僅做衣服,還做一些布制、皮制的手工藝品。手藝活講究心細手巧,這可難倒了從小在廟里做慣了粗活的歐宗清。他喜歡一件件精巧的手工藝品,自己也十分努力要做好,可怎么也不如別人做得漂亮。工友逗他,說他是“番薯頭”腦袋,笨得很。歐宗清也不惱,勤學苦練,一心要做好,可惜許多事情并不是靠努力就能成功的,需要天賦,歐宗清沒有這個天賦,所以他沒能成為一個好裁縫。

                      在“瓊珍泰”,因為努力沒有得到回報,日子總有那么一點叫人失落,能夠讓歐宗清充滿戰斗力的是,他白天做工,晚上就自學中文,堅持讀書,源源不斷的知識給了他成就感和滿足感。

                      故事總是要有那么一兩個意料之外的驚喜才有意思。歐宗清在“瓊珍泰”并非一無所獲,在這里他邂逅了一場誠摯的愛情。他遇到了寄居在裁縫店的林金蘭,這個美麗大方的女子,后來成為了與歐宗清相守一生的結發妻子。

                      林金蘭祖籍海南,原本是“瓊珍泰”的東家小姐,因家庭變故,父親辭世,裁縫店被迫低價轉讓,林金蘭靠在本城的縫衣店打工維持生計,日子艱辛。但面容姣好的林金蘭,有不少追求者,要嫁一個家境寬裕的好人家并不是難事兒。誰也沒有想到,林金蘭能看上長相平平、又一窮二白的“番薯頭”歐宗清。

                      和別人不同,林金蘭不看重大富大貴,她看上的是歐宗清那顆透亮潔凈的心。在“瓊珍泰”進進出出,心思細膩的林金蘭深知歐宗清秉性純良,值得托付一生。經過傾心交流,志同道合的他們,成為令人艷羨的一雙戀人。

                      1951年,歷經愛情和生活磨礪的歐宗清和林金蘭在曼谷步入了婚姻殿堂。成家以后,美麗聰慧的妻子給了歐宗清奮斗前進的力量,生活清貧,卻格外和睦甜美。第二年,隨著長子歐先慈的降生,靠歐宗清微薄的薪水,日子實在緊巴。林金蘭一面勤儉持家,一面鼓勵丈夫到外面去闖一闖。終于,歐宗清一咬牙,決心離開“瓊珍泰”,到洋人的公司去工作。這個膽大過天的想法,讓所有人吃了一驚。


                      第一份工作


                      50年代的泰國,有諸多國際大公司興辦實業,對多數泰國人來說,這些大房子里出入的人,西裝革履,開洋車,說洋話,特別派頭。

                      歐宗清想,為什么不到洋公司去試一試呢。敢想敢做的歐宗清開始留意各大外國公司,面對五花八門的職位,歐宗清并不著急,他冷靜思考,謹慎選擇。

                      再三思量,最終,歐宗清踏進了可口可樂公司的大門。面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苛刻,交談中之后發現面試官竟然是海南老鄉。誠懇忠厚的歐宗清得到了幸運女神的垂青,他順利通過面試,到洋人的公司里上班了。

                      人生的道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特別是當人年輕的時候。男怕入錯行,這一步歐宗清走得果敢又小心。

                      當上可口可樂助理推銷員,對歐宗清這個門外漢來說并不容易。他拿著少得可憐的工資,從最底層做起。每天起早貪黑,隨貨車四處奔波,上貨卸貨,整理貨物,工作機械化,他卻做得格外認真。做起了推銷員工作的歐宗清開始學著洞察人心,在實踐中積累了不少營銷理念。開著貨車每天給不同的公司送貨,他在服務客戶的同時,細心觀察每家公司的運營模式,分類總結他們的特點,這些都成為歐宗清創業經營自己公司的最初積累。在這里,歐宗清完全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他見識到許多不曾見過的人和事,學到了之前從未接觸過的寶貴知識和經驗。為了多學習,把工作做好,他每天提前1個小時到公司,節假日主動加班,勤奮刻苦的他,很快就得到了上司的賞識。一個月后,歐宗清成為可口可樂公司的正式推銷員。但歐宗清發現,在這樣的洋公司里,光憑勤勞肯干,沒有良好的教育背景,很難有晉升機會。他不想也沒有太多時間一直做一頭日復一日只會花力氣耕地的老黃牛,于是歐宗清決心再換一個工作。

                      1955年,歐宗清幾經跳槽,進入昂泰日用品公司。這一次,他受到了器重,負責曼谷以外各地的推銷工作。在幾家企業輾轉過的歐宗清,練就了一雙能夠直視人心的眼睛。他憑借敏銳的洞察力和方向感很快把自己磨練成一個成熟、優秀的推銷員,別人搞不定的產品,只要到他手里,就能打開銷路。他行走在大城小鎮,風餐露宿,受盡白眼和委屈,卻毫無怨言。每當工作告一段落,他拖著滿身疲憊回到家,妻子林金蘭總是準備了熱騰騰的飯菜迎接他,賢惠操勞的妻子和活潑健康的兒子,更堅定了歐宗清要闖出一片天的信念。

                      歐宗清在昂泰工作了7年,之后又陸續換過幾份工作,干的都是推銷員這一行。從可口可樂算起,歐宗清整整做了14年的推銷工作。他踏遍了泰國的每一寸土地,積累了廣闊深厚的人脈關系,這為日后歐宗清的事業起步奠定了堅實基礎。


                      初涉商海浮沉


                      50年代的泰國處于經濟發展高速起跑階段,充滿生命力、機遇和夢想。20歲出頭的歐宗清敏銳地察覺到,一個可以讓他大展拳腳的時代已經來臨。歐宗清想,總不能一輩子受雇于人,推銷員做得再好,也不能施展抱負,他得有自己的事業和為之奮斗不息的理想。這個時期,年輕人創業的浪潮風起云涌,他也想走在時代前列,做一個創業的弄潮兒,自己當老板!

                      有了決定,歐宗清就毫不猶豫地著手實踐。他毅然辭掉工作,開了一家S·S·進口公司,獨資公司,資金有限,規模自然小,專營衛生紙、紙碗、紙杯等。歐宗清從外國進口原料,加工之后在泰國銷售。這在泰國是一塊巨大的空白市場,商機無限,但正因為空白,需要財力、物力和人力去開拓。S·S·進口公司只是一家小公司,無力挖掘市場,產品只能銷往一些豪華賓館。沒過多久,公司就陷入了經濟危機,資金無法周轉,還負債累累。意氣風發的歐宗清創業之初就狠狠碰了一次壁,連孩子上學的學費都賠進去了。這讓父母和妻子都十分憂心。

                      歐宗清卻十分鎮定,他知道,萬事開頭難,哪里能一下子就順風順水呢。他堅信,只要堅持走對的路,就能走出頭來,而他篤信,他的創業之路,一定是正確的選擇。林金蘭面對丈夫暫時的失敗很快平靜下來,她給予了丈夫無限的信任和深沉的寬容,她支持并鼓勵歐宗清去拼他的理想。

                      歐宗清很快轉變思路,他走訪工商界的朋友,尋津問道。朋友們根據當時泰國市場做了分析,認為泰國是東南亞旅游圣地,不如試試做洗發劑或投幣飲料自動銷售機。為了發展旅游業,泰國賓館如雨后春筍,對洗發劑需求大,市場又尚未飽和,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歐宗清接受了朋友的建議,立即成立一家小公司,引進設備和技術,開始生產小包洗發劑。

                      遺憾的是,洗發劑擁有成熟的市場,需要大批量生產,才能掌握價格優勢。歐宗清的小公司,生產批量小,價格自然比大公司的產品要高,失去了競爭力的新公司很快就被殘酷的市場淘汰了。

                      接連的敗北讓歐宗清有點招架不住,但絲毫沒有動搖他內心深處蓬勃生長的夢想之花。失敗怕什么,再來一次,就不會在同一個地方摔倒了。歐宗清考慮再試一試朋友們給他的另一個建議,搞投幣式飲料自動銷售機。1968年,歐宗清與朋友合資開了一家“POSTMIX SERVICE”的公司,作為美國可口可樂的代理商,引進了國外技術生產一批投幣式自動飲料銷售機,投放到曼谷繁華地段,銷售可口可樂。這個大柜子站在街道邊,一下子吸引了人們的眼球,人們投入硬幣,就能夠從柜子里得到一杯可樂,這個過程簡直叫人驚喜。一夜間,投幣式飲料自動銷售機贏得了市場,并為公司盈利了。

                      銷售初期,作為總經理的歐宗清重拾推銷員老本行,親自帶著員工到街頭巷尾促銷,一邊操作,一邊講解,美滋滋地大口喝著從機器里出來的可樂,給了員工和消費者極大的信心。

                      總結創業之初經歷的起起落落,歐宗清學會了以決策者的眼光去觀察市場,以決策者的頭腦去思考市場,無論面對失敗還是成功,都能保持冷靜,理性分析,因為現實和市場不會講人情,你放棄,他就離你而去,由不得你半點任性。


                      妻女造花,花開萬家


                      歐宗清的公司在商海中破浪前行了3個年頭,積累了一些資本,但最終因為合伙人分歧而解散。歐宗清哪里肯就此收手,他不著急立馬想出什么驚天動地的創業計劃,卻迅速著手調查市場,積極拜訪專家,聽取他們的意見,常常夜深人靜的時候,他還在燈下做功課。在妻子的幫助下,經過反反復復研究推敲、市場劃分,他們嗅到了“人造花”這一絕妙的新商機。

                      在泰國,仿真人造花深受人們喜愛,泰國人用它們裝點生活,而且隨著時代發展,泰國人對西式生活越來越著迷,講究起情趣來。在上下求索的過程中,林金蘭表現出特有的耐心和犀利,她協助丈夫對人造花展開全面而細致入微的調查。多番考察之后,他們發現,因為原料太差,泰國的人造花一看就知道是假花,不夠逼真。歐宗清決定,進口國際優質人造花原料,對泰國的人造花市場進行一次前所未有的革新。

                      歐宗清很快選中了當時風靡西歐和美國的富來膠紙作為人造花材料。但新生事物要為人所接受,并不容易,富來膠紙在泰國的推廣困難重重。歐宗清拿著富來膠紙,重新扮演起推銷員角色,上門拜訪制造商時遭遇了不屑和冷遇。這是推銷中常見的問題,和以往不同的是,歐宗清這次要顛覆的是一個行業的觀念,道阻且長。為了把富來膠紙推進市場,歐宗清不惜血本,在曼谷豪華酒店舉辦了一場富來膠紙推介會,邀請了人造花制造業元老參加,宴會看似很成功,但宴會結束后,依然沒有一家制造商愿意接受富來膠紙。

                      正當歐宗清束手無策的時候,富來膠紙的老板來到泰國,歐宗清專程前往拜訪,并請教他如何打破僵局。洋老板不緊不慢地對歐宗清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個鞋廠想到一座海島上去賣鞋,他們派了個推銷員到當地調查情況,推銷員回話說這個島上的居民都不穿鞋,鞋子在這里沒有市場。公司又派了另一個推銷員去證實,這個推銷員卻回話說,島上的居民沒穿鞋子,市場巨大。歐先生,市場與商機并存,只是方式問題。你為什么非得改變抱著陳舊觀念的人不放呢?去尋找新朋友,教會他們用富來膠紙制花,打開新局面。記住,市場是個喜新厭舊的壞孩子。”

                      這給了歐宗清極大的啟發,為什么自己不使用富來膠紙做一批人造花,再推向市場呢?消費者總是喜歡好東西的。

                      有了新想法,讓歐宗清激動不已。人造花是手藝活,泰國的人造花手藝已經被制造商嚼爛了。要想在人造花市場有一席之地,光靠新材料是不夠的,一定要有與眾不同的手藝。歐宗清決定送妻女遠赴日本學藝。素有插花文化的日本,人造花是世界一流的。

                      1972年夏,林金蘭和歐先美先后東渡扶桑,十月歸國。取回了真經的林金蘭口述日本人造花要義,歐宗清執筆整理出《新世紀人造花講義》,并開設技術培訓講座,將新材料和新手藝結合起來,眼看著就要在人造花市場翻云覆雨。19733月,歐宗清開辦了泰國人造花班組,一個松散的、成員廣泛分布在社會中的職業技術性組織。隨著越來越多人掌握用新技術新材料制作人造花,這個新事物的影響力就越來越大,歐宗清的培訓講座也越來越火熱,這樣一來人造花班組不知不覺越加壯大。在后來的十幾年里,歐宗清先后培養了上萬名學員,成為歐宗清打人造花天下的主力軍。歐宗清的人造花班組,許多人不以人造花制作為業,他們散落在各行各業,能夠靈活應對多變的市場,但他們又有著嚴密的組織性和紀律性,只要歐宗清有需要,他們就能夠起來戰斗。

                      悄悄地,歐宗清的人造花走進了商場,爬上貨架,和傳統人造花比起來,歐宗清的人造花幾可亂真,引得不少顧客駐足選購。新人造花很快引領了人造花市場的潮流,不僅沖擊了傳統人造花,甚至嚇退了進口人造花。短短三年時間,歐宗清締造了泰國人造花業的神話,一時間成為媒體焦點。

                      經歷艱難險阻,歐宗清終于闖出了自己的天下。當他的成功為世人所推崇的時候,歐宗清并不為眼前的得失所動容,他有更長遠的計劃和夢想。他要把泰國的人造花推向世界。


                      分享至:
                      打印】  【關閉
                      久久SE精品一区精品二区